分分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 <tr id='J07VSO'><strong id='J07VSO'></strong><small id='J07VSO'></small><button id='J07VSO'></button><li id='J07VSO'><noscript id='J07VSO'><big id='J07VSO'></big><dt id='J07VSO'></dt></noscript></li></tr><ol id='J07VSO'><option id='J07VSO'><table id='J07VSO'><blockquote id='J07VSO'><tbody id='J07VS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07VSO'></u><kbd id='J07VSO'><kbd id='J07VSO'></kbd></kbd>

    <code id='J07VSO'><strong id='J07VSO'></strong></code>

    <fieldset id='J07VSO'></fieldset>
          <span id='J07VSO'></span>

              <ins id='J07VSO'></ins>
              <acronym id='J07VSO'><em id='J07VSO'></em><td id='J07VSO'><div id='J07VSO'></div></td></acronym><address id='J07VSO'><big id='J07VSO'><big id='J07VSO'></big><legend id='J07VSO'></legend></big></address>

              <i id='J07VSO'><div id='J07VSO'><ins id='J07VSO'></ins></div></i>
              <i id='J07VSO'></i>
            1. <dl id='J07VSO'></dl>
              1. <blockquote id='J07VSO'><q id='J07VSO'><noscript id='J07VSO'></noscript><dt id='J07VS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07VSO'><i id='J07VSO'></i>
                關閉
                首頁 > 新聞中心 >

                北鬥三號收官之星發射成功!

                2020-06-24

                  交匯點訊 隨著北鬥三號GEO-3衛星的成功發射,我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建設項目圓滿完成,星陣已列,全球“天網”成功織就,今後“北鬥三號”將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哪些改變?前後經過30多年的實踐探索,我國為何對於“北鬥”系統的建設如此執著?媒體采訪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的聞新教授和康國華教授,一起探秘北鬥的前行之路。

                  你早就用上了北鬥,只是你可能不知道——

                  很多人知道我國發射了北鬥衛星,卻不清楚北鬥早已經提供給人民使用,並向全世界開放。

                  如果你留心觀察,不難發現,你的智能手機總是能夠精準報時,幾乎不會像手表那樣,偶爾會“走快了”或是“走慢了”,幫助你“對表”的,正是北鬥衛星導航系統。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教授康國華告訴記者,“北鬥”不僅僅是發射到天空的一顆顆衛星,而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看似遙不可及,其實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全世界都一直在用美國的GPS。有了北鬥系統後,GPS在全球衛星定位領域的絕對主導地位受到了挑戰,現在我們大部分手機都已開始采用北鬥導航系統。”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給記者演示了手機APP所顯示的衛星天頂圖,圖中顯示了全球四大衛星導航系統各自衛星在當地天頂上運動的情況,他們分別是美國的全球導航定位系統(GPS),俄羅斯的格洛納斯系統(GLONASS)、歐盟的伽利略系統(Galileo),還有中國的北鬥系統。“其中彩色的能收到信號的在軌衛星,而黑白的則是暫時收不到信號。“

                  北鬥衛星每一顆重850KG,載荷重量:300Kg,承載著三項功能——定位、授時和短報文。康國華說,定位是導航的基礎,導航是定位的應用;定位是“告訴你在哪”,導航是“告訴你如何從現在所處的位置,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授時,顧名思義就是“給出準確的時間”,對一些儀器設備來說就是進行時間的校準,只要用了北鬥授時功能,即使分布在全球不同地方,依然可以保持時間的“同步”。康國華告訴記者,時間同步是一個國家安全的保障,如高鐵、電網、計算機網絡通信等等,都需要時間同步。如高鐵準時發車、按時到站、安全交會等,都需要有“同步時間”作為基準。比如依靠北鬥的精準定位,高鐵從時速350公裏一次制動到停車,最後停準誤差能控制在10厘米之內。

                  短報文則是中國北鬥的獨有特色,與GPS接收機只能單向接收衛星信號不同,北鬥接收機不僅可以實現定位,而且可以類似手機收發短信,通過衛星進行雙向的文字信息傳遞。

                  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救援中,當時地面通信設施遭到嚴重破壞,甚至癱瘓,救援部隊利用北鬥短報文,發出了來自災區的第一條信息,將災情和受災位置準確地報告給救災搶險指揮部,發揮了巨大作用。而當時“北鬥一號”的精度其實還不夠高,其雙向通訊功能已經大顯神通,挽救生命難以計數。

                  “鬥轉星移”,20多年織就一張“天網”

                  逐夢“北鬥星”的背後是幾代人的接力奮鬥,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北鬥”星光日漸耀眼。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聞新教授告訴記者,國人關於北鬥衛星導航系統的設想,可以追溯到1983年。著名航天專家陳芳允院士首次提出雙星定位的概念和設想。

                  “給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定下三步發展規劃的總設計師則是我國‘兩彈一星‘元勛孫家棟。”聞新介紹,1994年我國啟動了北鬥衛星導航試驗系統建設,即為“北鬥一代”,第二步則是在2004年,啟動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建設,2012年形成區域無源服務能力。而第三步正是在今年,形成全球無源服務能力。“從2007年到2010年,一顆顆組網衛星不斷發射升空,在天空中‘織’出了一張信息網。”

                  由於“北鬥一代”采用的是雙星定位方法,所以“北鬥一代”在定位精度、授時精度、服務區域等方面都有不小的提升空間,特別是信號傳輸延時大等問題。”聞新舉例,“北鬥一代”的定位精度是水平20米,這也就意味著,距離小於20米的兩個物體,“北鬥一代”是無法從遙遠的太空“看清”並且計算出它們的位置差別。

                  康國華介紹,目前我們的手機裏一般還是集成了兩三個甚至四個國家的衛星系統。“為什麽我們不單獨用中國的北鬥系統?因為北鬥二號系統著重覆蓋亞太地區,在全球其他地區的服務還不是很穩定。”

                  康國華把北鬥衛星的多次發射比作“拼圖”, 北鬥一號是試驗星,只有4顆,僅在我們中國的上空,目前已經全部退役;之後的北鬥二號是區域組網衛星,覆蓋亞太地區共20顆衛星。“北鬥三號”衛星導航系統空間段由27顆中地球軌道衛星、5顆同步軌道衛星、3顆傾斜同步軌道衛星組成,共計35顆星。

                  從北鬥二號首顆星起算,我國已發射54顆北鬥導航衛星,從6月開始已經正式入網工作。而6月23日發射的最後一顆組網衛星,便是整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中的第55顆。

                  康國華說,盡管此次我們發射的是拼圖中最後一顆星,但其實北鬥系統中的衛星一直都在更替當中,“每一顆衛星都是有壽命,平均大概8—10年需要退役,北鬥三代建設以來,已經有不少衛星退役和新增。 最後第55顆星的意義,是讓北鬥系統真正成為全球的北鬥,在地球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用北鬥來定位。”

                  最亮的中國星,讓天上的星星“參北鬥”

                  中國航天人對於“北鬥”衛星的執著,意義何在?

                  作為國之重器,北鬥是我國重大空間基礎設施,以建設我國時空基準網和導航信息網為目標,是我大國地位和戰略利益的重要支撐。“可以說,越早建設,就越由占據戰略的優勢。”康國華舉例說,”衛星定位需要從天上發射特定頻點的無線電波到地面,由於只有特定頻點電磁波穿透大氣過程中出現衰減最少,因此這些頻點就成為重要的戰略資源”,根據當前國際電聯對頻點分配采取“先占先得”的規則,美國由於最早建設GPS,因此選擇的頻段是最優的。

                  衛星導航的競爭不僅是是技術體制的競爭,同時也是星座與信號的競爭。中國與歐洲、美國就衛星頻點和軌位問題經歷了多年的協調工作,甚至“明爭暗鬥”,背後充滿了大國航天的“博弈”。

                  北鬥二號導航系統就曾經歷了這樣的緊迫時間。按照國際電聯的相關規定,北鬥二號導航系統必須在七年之內完成衛星導航信號在軌向地面發播,否則就取消導航頻率的優先使用權,需要重新申請頻率和開展相關國際協調,如此一來,我國將失去了發展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的最佳機會。

                  面對緊迫的研制任務,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友、時任北鬥二號衛星副總設計師的陳忠貴帶領黨員突擊隊,改進集成測試驗證方法,一周“5+2”、每天“白+黑”,奮戰8個月。2007年4月16日,在成功發射的兩天後,北京從飛行試驗星獲得清晰信號,此時距離空間頻率失效僅剩下不到4個小時——正是這次壯舉,有效地保護了我國衛星導航系統的頻率資源,拉開了北鬥區域導航系統建設的序幕。

                  “如今,北鬥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的成功組網,標誌著我國在衛星導航系統領域,有了和美國GPS導航系統實力PK的“資本。北鬥不僅是一項國家工程,也是民族工程。‘北鬥’有著多個‘第一次’。”聞新列舉,北鬥衛星導航系統第一次采用了三種軌道(GEO、IGSO、MEO)的混合星座的體制;第一次達到元器件100%國產化要求;第一次提出合作與兼容……這些都讓中國的航空航天和衛星監測技術在世界上更有底氣。

                  比如作為導航衛星“心臟”的星載原子鐘,在中國曾經一度是技術空白。而無線電波傳遞和接收有一個時間差,時間差乘以光速就是距離,只要誤差一秒,那麽距離就會相差30萬公裏。 在北鬥二號研制時,曾引進過瑞士一家公司,但後來歐盟要求該公司提供的原子鐘要比“伽利略”導航系統低一個數量級的精度,這讓陳忠貴及設計團隊更深刻認識到“關鍵核心技術買不來、要不來、討不來”。

                  如今,我國已經攻克了銣原子鐘、氫原子鐘的關鍵技術,並在北鬥導航衛星上使用了這兩種原子鐘搭配來實現時間基準的建立。其中, 星載銣原子鐘實現了元器件100%國產化,目前的精度可達到300萬年誤差僅為1秒,被動型星載氫原子鐘,1000萬年才誤差1秒。

                  目前,北鬥三號衛星在定位服務、廣域增強服務、全球短報文服務、搜索救援服務等方面都形成了鮮明的北鬥特色,並在系統信號性能、系統傳輸和測距性能、星載原子鐘性能、關鍵產品和元器件國產化等方面實現了對國外技術的局部領先。在南京航天航天大學校友總師思政公開課上,陳忠貴就充滿自信地指出,“北鬥三號系統的核心就是以更高精準,更高性能服務全球”,讓中國的北鬥也是世界的北鬥!”

                  “北鬥+”時代開啟, 既要天上好用,也要地上用好

                  北鬥全球組網後,具有定位、授時和短報文服務的北鬥系統融入老百姓生活的速度會加快。“北鬥+”生活將加速來臨。

                  “它將會成為像類似於像水網、電網一樣基礎設施,日常生活再也離不開它;如你點一個外賣、叫一輛網約車,都需要用到衛星定位確定你當前的位置。” 康國華說,但接下來,北鬥還要解決可靠性、精度、穩定性等各方面的問題。

                  “北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應用推廣。”康國華說,畢竟GPS比我們早發展了20多年,用戶使用具有了粘性和慣性;以手機為例,將GPS芯片換成北鬥芯片,就要增加很多而外成本,商家就沒有動力去更換;因此在一些GPS應用的本來就成熟的領域,替換北鬥往往會遇到比較大的阻力。但北鬥只有用的人越多,成本才會越低,叠代改進速度越快,形成正反饋。

                  康國華教授目前帶領團隊開展的“低軌衛星導航增強”研究就與北鬥的推廣應用有關。“如果我們把北鬥系統比做高速公路一樣的主幹網,它能提供優於10米定位精度;那我們工作就類似於在修‘省道’,在這個骨幹網基礎上,進一步提高精度”。

                  康國華舉例子說,當你在城市樓宇間穿梭時,由於樓宇形成的“峽谷”效應,你能看到的天很小,因此接收到衛星的信號少且弱。而低軌導航增強系統,就是在北鬥星座下方再增加一層低軌星座,利用低軌衛星上的導航增強系統實現北鬥信號增強和播發,從而提高信號的強度,將原來北鬥道路級定位提升為車道級定位。以前我們可以知道人在哪,現在我還要知道你是邁出了左腳還是右腳。”康國華說。目前日本有一個“準天頂”衛星系統也具有類似的功能,但他們是基於GPS來做的,而我們團隊是基於自己北鬥系統來研究的。

                  未來,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在陸地、海洋、航空航天、大眾消費等多個領域都有著廣泛的應用。“舉例,海洋漁業中,船只的導航、漁業綜合信息服務網絡的建立,都離不開北鬥系統的定位信號。”聞新介紹說,在交通運輸領域,先進的衛星導航技術應用是實現交通運輸信息化和現代化的重要手段,對建立暢通、高效、安全、綠色的現代交通運輸體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記者了解到,北鬥系統在我國的多個領域已經開始應用。如基於北鬥系統的水文監測系統,實現了水文水情信息的實時傳輸,大大提高了雨情、水情、旱情和災情信息采集的準確性及傳輸的時效性。已在我國陜南地區、長江流域、黃河流域,獲得了廣泛應用,用戶數量達到4000多個。“在氣象預報領域,經過多年氣象數字報文傳輸應用實驗,科研工作者研制的系列氣象預報型北鬥終端設備和系統應用解決方案,解決了國家氣象局和各地市氣象中心的氣象站數字報文自動傳輸匯集、氣象站地圖分布可視化顯示功能。目前,在氣象領域的北鬥應用終端已經達數千臺。”

                  微鏈接——“北鬥三號”總師“南航造”

                  “北鬥三號”和江蘇還有一層親切的聯系,它的總設計師陳忠貴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學86級校友。

                  “仰望星空,托起探索宇宙誌向。努力拼搏,實現航天強國夢想。”在今年第五個“中國航天日”和“東方紅一號”衛星成功發射50周年的日子裏,陳忠貴為母校學子深情寄語。

                  陳忠貴畢業後到航天五院工作已有31個年頭,其中有20年都在從事與北鬥相關的工作。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從無到有,從弱變強,從區域到全球,他見證了8萬北鬥人夜以繼日、嘔心瀝血的攻關與奉獻。

                  2018年12月,陳忠貴曾回到南航校園,為同學們帶來了一場震撼的校友總師思政公開課《北鬥導航衛星》。本科原是學礦山機械的陳忠貴,出於對航空航天夢的向往,在工作幾年後辭去了工作,選擇報考了南京航空學院(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前身)的數理力學專業,師從朱明教授從事多體動力學研究。

                  “南航的學風非常嚴格,尤其是專業基礎課程的要求特別高,考試不含糊。”這是陳忠貴回憶讀研學習生活時印象最深的事情。他還記得自動控制這門課程,“考試成績不理想,老師還會找學生談話,幫助學生分析原因,舉一反三。”正是有這樣的嚴謹學風與潛心育人的專業教師,陳忠貴在讀研期間及時彌補了專業基礎的差距,為後期的工作發展奠定了根基。

                  在朱明老師的指導下,陳忠貴將研究生畢業論文瞄準多體動力學新型建模理論和分析軟件開發方向。在畢業論文撰寫過程中,他有了更多機會接觸航天這個領域,而在當時,航天最缺的也正是從事動力學、熱學等基礎學科研究的專業人才。正是這樣的機緣,陳忠貴“天然地”與航天形成了默契的關聯,畢業後毅然選擇了航天五院,這個他孜孜以求、熱愛不已的領域。

                  在給南航學生上的公開課中,陳忠貴全面回顧我國北鬥衛星導航從一號至三號的發展歷程,系統講述了我國在衛星導航系統領域的技術沿革與重大創新成果。如今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實現了組成衛星的單機產品100%國產化,核心元器件全部實現國產化,成為了繼美國GPS、俄羅斯格洛納斯系統、歐洲伽利略系統之後第四個成熟的衛星導航系統。

                  相較於北鬥二號,北鬥三號要求的功能更全、指標更多、可靠性更高。如何在短時間內實現系統功能性能的躍升,是北鬥三號論證團隊面臨的嚴峻挑戰。陳忠貴帶領研制團隊查資料、對標準、建模型、做布局、編方案,最終形成了滿足各方不同需求的技術論證報告。

                  展望未來,他希望能夠建設服務全球、重點突出、富有特色、局部領先、平穩過渡的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形成更加泛在更加融合、更加智能的基準時空體系。讓中國的北鬥也是世界的北鬥,是他對衛星導航事業矢誌不渝的事業目標,也是對我國航天強國事業的錚錚誓言。

                (文章來自網絡)